跟隨處境的宣教:與「見證同在」

Mission in Context: From “witness” to “with-ness”

26位教會領袖、神學家與運動者一同聚集以先知性神學回應上主帶著憐憫的公義。

他們在埃及亞歷山大聚集分享彼此的經驗、闡述並研討宣教議題:在社會中作為少數的基督徒如何見證基督?作為面臨暴力與被主流社會邊緣化的基督徒,如何創造和平共存的環境?

藉著如此,為達到2017年大會中的要求:行動綱領第53條「建立和平共存並保護少數弱勢權利的支持系統」,我們期待邁向下一步。

與會者們了解因地緣政治現實而導致的「全球隔離化現象」,意指因國族主義、種族主義、威權主義、基要主義與極端主義等與不同地區的近日溢升的法西斯主義之間的相互關係。

「我們聽見世界各地不同的處境中人們的哭喊,從來自少數/弱勢的人們,不只是作爲宗教少數者也同時因膚色、族群、種姓、經濟、性別與語言受壓迫者」上述訊息傳遞出「以先知性神學回應帶著上帝憐憫的公義是必要的,若沒有因著這樣內涵的公義,以和平為核心的公義是不可能的。」

與會者來自不同經驗與處境,各具代表性,包含來自多數與少數處境者。當他們開始聆聽彼此,他們同時開始體會彼此代表群體的差異性。

與會者們指出:「我們如何辨識弱勢者,並非單指數字而是在權力、取得資源的途徑、是否擁有決策權、是否擁有機會開展屬於自身的結構。弱勢者是那些在社會中、教會中無法實質參與的,被排斥於外的人。」

這個會議藉著聆聽從全球各地不同處境的代表,從安哥拉、卡麥隆、德國、印度、印尼、肯亞、菲律賓、拉丁美洲、南美洲、斯里蘭卡與英國,從如此不同的處境中聆聽在地化處境並進行全球分析。

與會者強調,現今的宣教處境夾帶著全球帝國主義的存在,帝國伴隨著經濟、文化、政治與軍事力量遍佈各地,而這樣的現況與非上帝旨意的精神,而是人們造成的後果。

「我們聆聽正在發生的故事,經濟與政治的再殖民導致彼此爭奪資源也導致相互競爭而對彼此群體的侵蝕。我們的討論進而浮現了因殖民主義的歷史事件與正在衍生的後果。」

這些故事來自於那些深受帝國影響的生命,我們進一步分析那些帶著威權主義與民族國家主義的意識形態與神學理論正在攻擊那些被邊緣化、弱勢者與他者。

約翰加爾文進一步地提出:「加爾文為那些無法忍受不公義的人說話,不只是那些遭受不公義著,也為那些替不公義者發聲,因此,去做對的、公義的事。在那些哭喊中,上帝也聽見祂自己的呼喊,在那些為公義而做與沒有做出行動的不公義,那些傷痕,上帝醫治。」聲明中,如此傳遞。

與會者要求教會與那些遭受邊緣化者同走,與「見證」同行。這樣的同行是超越僅有「同在」的。進一步尋求、聆聽並跟隨那些被迫被社會邊緣化者,跟隨那些遭受群體歧視與被排斥者。

他們進一步挑戰數量上雖為少數但因獲利於全球經濟結構下而擁有相當權力與特權的教會,他們受呼召必與那些被邊緣化與遭受壓迫者同行。

「我們的信仰宣告基督的得勝,透過祂,超越罪與死的力量、恐懼與失能。我們應當不再懼怕,並委身致力於先知性的見證,一同與弱勢者、受邊緣化者同行」,聲明中如此結尾。

聲明最後版本將會公開分享給世界改革宗會員教會們。

這場研討會以宣教為基礎,展開了許多對話的空間,特別是針對有衝突危機與壓迫人權的處境。會中的各項討論將持續對話,期待在下一階段中持續被推展。

Comments are closed.